求神、拜佛、算命——官员迷信,多因心里“有鬼

11月28日,河南省省委巡视组检查领导干部办公用房面积及办公环境时发现,河南城建学院二级学院一位副院长将悬挂有佛像的汽车内饰挂件,挂在了办公室的镜子前。随后,学校决定,对这位副院长予以政务诫勉,并责令其立即将饰物带离办公室。

在办公室挂佛像饰物是否会被处分?党员干部是否可以悬挂佛像?如何处理宗教信仰和封建迷信问题?该事件经媒体曝出后,这些问题再次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。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程萍调查300名厅处级官员后发现,23.47%的领导干部和公务员存在不同程度的模糊认识或迷信行为,且样本中95.3%的人具有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,具有硕士研究生学历的甚至占到40.07%。

Vista看天下微杂志记者发现,中纪委国家监委官网通报案件中,不少落马官员也存在烧香拜佛,求神问卦的行为,甚至有官员曾借神求官,借“佛”敛财。

求神、拜佛、算命——官员迷信,多因心里“有鬼”

河南城建学院对该校领导干部迷信行为进行通报。(网络图)

跨省“算命”、摆“风水阵”

9月26日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 发文称,湖北省咸宁市城市建设资金管理中心原副主任佘朝礼对“风水”深信不疑,请“大师”打卦预测工作、生活等吉凶,给祖坟、住所调风水等。他还自己买来罗盘,开车实地看风水,并请江湖道士为自己写“五星”(命卦)书,预测一生的运程吉凶;他还将道士送的护身符放进钱包,随身携带,希求能保平安。

文中提到,佘朝礼专门买了三个水桶装上水,在办公桌后面大摆风水鱼缸,以“消灾免难”。2015年国庆节期间,办公室统一断电断水。假期结束后,他在办公室摆放的风水鱼因自动增氧器断电,全部缺氧死亡,整层办公楼散发出的恶臭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迷信风水“大师”、道士算命和烧香拜佛的官员,在中纪委国家监委的通报中屡见不鲜。

8月23日,重庆市巴南区委网信办原主任王斌被通报落马。落马前,王斌因老领导被“意外”调离而惶恐不安,曾驱车往返620余公里到四川拜访道士、跨省“算命”。

算命的道士称其会走20年大运,建议他“佩戴佛像,以有利于今后的发展”。商人冯某听说,将早已准备好的一个玉质佛像挂件送给王斌,做个顺水人情。王斌象征性地给了冯某50元钱,就把该价值不菲的佛像挂件“请”回家中,以保“平安”。

亦有不少官员紧盯自己升迁,“官瘾”得不到满足,就走旁门左道,迷信风水天命。

重庆市潼南区政府原党组成员、副区长袁国圣援藏三年归来后,对组织将其安排在重庆工作心怀不满,觉得“自己刚从西藏边疆回来,又被安排到重庆的‘边疆’,援藏三年苦算白吃了”。自以为升迁不顺,他开始求神拜佛。

2017年6月14日接受组织审查后,袁国圣请“大师”指点、化解,还专门回老家祭拜祖坟。得知自己仕途“不顺”是因为“祖坟被别的东西压住了”“房子风水不好”后,他便希望通过修整“风水宝地”,“化险为夷”。

重庆市渝北区委原常委吴德华也做过类似的事。被免职后,他归咎于“风水不好”,专门请“风水大师”布置“风水阵”,到寺院里烧香,祈求佛祖保佑其能有个好的工作安置。

吴德华随后接到电话通知。他以为“佛祖果然显灵了”,要被安排新的工作了。没想到刚走进区委,就接到了对其审查调查的决定。

求神问佛趋于隐秘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程萍于2007年发布的《中国县处级公务员科学素养调查报告》显示,52.4%的县处级官员相信求签、相面、星座预测和周公解梦四种迷信的做法。

2014年底,程萍重新做了一次调查发现,官员迷信的现象比前几年“有一些好转”,但仍有23.47%的领导干部和公务员程度不同地存在一些模糊认识或迷信行为。